ag官方微博|平台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师生园地>教师文集 > 正文内容

教师文集

白沙渡记

来源:皂市镇中心学校 作者:袁吉和 杨德斌 岳志泉 未将对象引用设置到对象的实例。 录入:杨德斌 发布时间:2019-01-14 浏览数: 【字体:

 

自石门县城逆渫水而上,约二十五里许,有一古渡,百千年来,两岸人经此古渡出入。因每至秋冬时节,渡口河底白沙翻滚,晶莹剔透,故名曰“白沙渡”。


白沙古渡码头位于渫水南岸,乃百十户人家之村庄。背靠省道S303线,四面山岳环绕,乃皂市之东大门也。东南倚吴家大山,相传清山海关名将吴三桂,自云南削藩后隐居于此,后病故葬于此山巅之上,其后裔大都聚居于此。早年间,盛传山巅一坟冢上常年卧一山龟,驱而不走,因“山龟”与“三桂”谐言,故传此冢乃吴三桂归宿之地也。


古渡北面紧靠渫水,对面有一孤山曰“鸡鸣山”,相传秦始皇嬴政沿洞庭湖溯渫水而上编山至此,恰值天晓鸡鸣,故名曰“鸡鸣山”。山上绿树翠摇,山石突兀,犬牙交错;山腹洞空,可纳万人之众,立其上以脚跺之,如鸣钟鼓;其洞口无人探知,洞中景况遂成谜而终不得解矣。河中秀水,清澈见底,鱼虾潜游,引无数垂钓者蜂拥而至;古之河面百舸竞流,每每夜幕降临,舟帆泊岸,河星点点,宛若天上街市、上海夜滩;亦或天明,河雾腾漫,烟波浩渺,水天一色。此时,若荡舟河心,如进蓬莱仙境,似登海市蜃楼,令人心旷神怡、流连忘返。每逢端午佳节,渡口鼓乐奏鸣、龙舟竞划,夹岸人声鼎沸、热闹非凡;入夜,则街市之中,龙灯高悬,舞龙玩狮,通宵达旦,一派歌舞升平景象。


白沙渡乃古今水陆交通要道,上下乡党无人不知,南北诸县闻名遐迩。古街道为棋盘状街市,青石路面,亮丽洁净,村庄四周以巨石围之,每夜至深更,四门紧闭,以御盗匪。渡口码头,一道青石台阶延至水边,岸边一巨樟高耸入云,树底乃农人劳作之余歇息纳凉胜地。渡口街市繁荣,屠宰、榨坊、医馆、药铺、副食、印染、南北杂货、戏院、酒楼等等,不一而足,应有尽有。四面之摊贩、八方之客商,皆云集于此,素有“小南京”之雅称。皮棉、木梓、桐油等农副产品直销津澧;丝绸、棕片、茶叶等传统物资远销重洋。“白沙渡,银子稳得竹篙住”这句民间童谣,道出了白沙渡街市彼时的无尽繁华。


历史悠久的白沙古渡畔,世代居住着杨、袁、李几家大姓。这里可谓是物华天宝、人杰地灵,人材辈出。


在白色恐怖年代,白沙渡乃革命之摇篮。两把菜刀闹革命的贺龙元帅,把这里当成他的第二故乡。周银妈,人称凤头大姐,女中豪杰。她惯使双枪,行侠仗义,除暴安良,保一方平安。曾与南北大侠杜心武拜为兄妹,后救贺龙于危难之中,贺龙敬其侠义,慕其威严,拜之为干妈,并以女侠之家为革命据点。敌对势力如罗效之等虽多有侵扰,但慑于女侠之能与威,皆不敢妄动,贺龙遂在此广招革命志士,大力开展革命活动。


杨烈,名功正,白沙渡杨氏优秀儿女。中共湖南地下党特派员,长期从事党的地下革命工作,后因叛徒出卖被捕就义于常德,解放后追认为革命烈士,青史留名,石门县志均有记载。


杨万年,字镇亚,从杨家封火屋场走出的抗战英雄。他生于白沙渡杨氏书香世家,毕业于黄埔军校四期,追随孙中山参加北伐,任新编第四师第二团少校团长。1931年冬上海“一·二八”事变后,抗战烽火骤起,镇亚奉命率部驻守天堡城,痛击日寇,为抗战名将,屡获上峰嘉奖。后于“西安事变”中为保蒋而遇难,葬于南京,蒋亲自为之撰联以示哀伤。


杨万裕,白沙渡杨门之子。幼小聪慧,学成后精通世界地理,人称活地图。曾多次受聘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门为高级将领授课,外界对其评价极高。


海门、玉林、叔玉乃白沙渡杨氏三叔侄,是为石门中医界名医。犹以海门医术高超,堪称国手,多种疑难杂症,均能手到病除,深受民众之敬仰。


袁氏继容、继仲兄弟,白沙渡之“牛马神医”也。其有闻骡马蹄声便知病因之能,凡接手诊之,可死而复生,平民尊之者众也。


然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民国二十四年(公元1935年)古历六月初五日前夕,连降三日暴雨,渫水上游某处堰塞湖决口,当时信息不通,且国民政府腐败无能,视百姓性命如粪土,对自然灾害无人监管,无人预警。初五日,天降浩劫,凌晨涨空前绝后之大水,刹时间,水漫大地、房屋崩摧,人畜随浪卷走,生还者甚微,其景惨不忍睹。待水退去,清点人员,仅白沙渡一隅被大浪卷走淹死者达一百五十六人之众,且以杨姓者居多,外地客商遇难者未及其内。杨玉林涨水前被人请去河对岸替人诊病不在家,幸免于难。水退后,杨玉林牵头,在鸡鸣山麓一巨石上由其执笔书写,石匠镌刻“大水至此”斗大四字及水至记号,至今历历在目,人人皆知,更是水文部门了解历史水文资料的铁证。


解放后,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,特别是历经改革开放,白沙渡重新繁荣复兴起来,高楼大厦拔地而起,鳞次栉比,水泥公路四通八达,白沙渡便民中心大楼,更是气势雄伟,令人叹为观止,人们生活蒸蒸日上,家家户户喜气洋洋奔小康。


渫水上游新添渫水明珠——皂市水库,锁江截流,洪水不再泛滥,水患悲剧不会重演,渫水两岸人民从此安居乐业。白沙古渡下游又建起了白沙电站,大坝贯穿南北,似蛟龙横卧渫水,如彩虹飞跨两岸,为白沙渡再添一道靓丽风景。


白沙古渡虽已完成其摆渡之使命,然人们仍常来此驻足,赏其美景,流连于其亮姿。常居此地之人,仍以其为傲。


吾乃乡儒,生长于白沙古渡,居于此已近七旬矣。业训蒙童四十余载,退休后闲居于家。一日,散步于古渡口,睹物生情,唯恐后辈子孙对白沙渡之历史遗忘殆尽。某虽不才,顿觉传承历史责任之重大,故写此记,若能传诵于后世,让子孙知古渡之历史,则某之大幸矣。


时公元二零一八年冬至日。


(撰稿:袁吉和   修改:杨德斌   校核:岳志泉)   (袁吉和、岳志泉为皂市镇两名退休教师)

打印正文 | 关闭页面